BOSS直聘拟赴美上市:获客效率提升 洗脑广告风险几何?

新浪科技 花子健

北京时间5月22日凌晨,在线求职服务提供商BOSS直聘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以下称SEC)递交了招股书,拟申请于纳斯达克上市,股票代码为“BZ”。

BOSS直聘表示,此次募资将用于加大在求职招聘科技基础设施与研究上的投入,升级人工智能等有关招聘服务的技术能力;增加对新产品、新服务的投入,服务更多地区与类型用户等方面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BOSS直聘自2014年成立至今,平均每隔半年就获得一轮融资。BOSS直聘招股书显示,近两年共融资38.75亿元,主要机构投资者包括今日资本、腾讯、高榕资本、策源创投、Coatue、高盛、GGV、和玉资本。BOSS直聘若成功上市,又是一场盛大的资本盛宴。

年营收破19亿,亏损持续收窄

BOSS直聘将自己定位为一款招聘行业变革性产品,促进求职者与企业端用户双向互动交流,注重智能匹配。服务一个包括白领用户、金领用户、大学生及蓝领用户在内的用户群。

招股书显示,截止2021年3月,BOSS直聘共服务8580万求职者,其中白领和金领用户、蓝领用户、大学生用户分别占BOSS直聘求职者用户群的55%、28.8%、16.2%。BOSS直聘表示,蓝领求职一直以来是潜藏巨大机遇,但未被充分服务的市场。

招股书显示,2021年3月,BOSS直聘月活跃用户数(MAU)达3060万。2020年平均MAU为1980万,较2019年月均同比上涨73.2%。

在企业端,招股书显示,截止2021年3月,BOSS直聘BOSS直聘共拥有1300万认证企业端用户,服务630万家认证企业,其中82.6%为中小企业,也包括《财富》中国500强的所有企业。

截至2021年3月底前的12个月,BOSS直聘付费企业端客户数增长120.0%至289万。2020年,中型客户、大型客户分别贡献了总收入的35.8%,17.0%。其中来自大型客户的收入占比在2021年一季度继续上涨至17.7%。

企业服务也是BOSS直聘的主要收入来源。招股书显示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前三个月,BOSS直聘来自企业在线招聘服务的收入分别是9.69亿元、19.27亿元、7.82亿元。加上其他收入,总营收分别是9.99亿元、19.44亿元及7.89亿元。2021年前三个月的营收同比增幅为178.8%。

同样的,BOSS直聘的运营成本保持增长态势。招股书显示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前三个月,BOSS直聘的运营成本分别为15.13亿元、28.98亿元及9.71亿元。2021年前三个月的运营成本同比增长了71.86%。

其中,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前三个月,BOSS直聘的收入成本分别是1.38亿元、2.4亿元及1.07亿元。2021年前三个月的收入成本同比增长了182.01%,超过了营收的同比增幅。

此外,销售及营销费用支出是BOSS直聘的最大成本。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前三个月,BOSS直聘的销售及营销费用支出分别是9.17亿元、13.48亿元及6.19亿元。2021年前三个月的销售及营销费用支出同比增长了64.19%。这说明,BOSS直聘的获客成本显著下降,2019年,每1元广告支出平均带来1.85元收入;2020年这一数字达到了2.39元。

受困于运营成本的持续增长,BOSS直聘依然处于亏损中,但在2021年前三个月,经调整净亏损已经同比收窄。2019年、2020年及2021年前三个月,BOSS直聘净亏损分别为5.02亿元、9.42亿元及1.76亿元,经调整后亏损分别为4.68亿元、2.85亿元及1.28亿元。其中,2021年前三个月的经调整后亏损同比收窄了81.53%。

在亏损收窄后,BOSS直聘经营现金流量在2020年由负转正,达到3.96亿元。截至2020年底,BOSS直聘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合计39.98亿元。

擅长洗脑广告的BOSS直聘,风险几何?

2016年俄罗斯世界杯,BOSS直聘以一支洗脑广告走红网络,从此也让“找工作、我要跟、老板谈”的口号深入人心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不一定曾经使用BOSS直聘找工作,但一定在电视、楼宇、公交、地铁等地方听到或看到过这一则广告。

不过仅一年之后的2017年,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某在BOSS直聘上找工作,最终来到天津进入了一家在BOSS直聘上被认证为正常企业,实际上却是传销组织的非法机构,李某在逃走的过程中溺水身亡。这也是BOSS直聘发展历史上的最大危机之一,当然,在此次危机之后,BOSS直聘的整改措施在长远来看是有效的。

2021年的央视“315晚会”点名了包括51Job、智联招聘和猎聘等平台存在简历售卖、个人隐私泄露等问题,这其中并没有包括BOSS直聘。在招股书中,BOSS直聘透露了其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方式:求职者可选择性地对企业端用户隐藏信息;经求职者确认许可后,企业端用户才能访问求职者联系方式和完整简历。

在招股书中,BOSS直聘也披露了相关的隐私风险,包括品牌认知度有限、在产品开发和服务上营销费用的持续增长、遵守新的政策和法规的潜在风险、在新产品和垂直领域缺乏经验等等。

近期,BOSS直聘就曾经被用户投诉涉嫌广告欺诈,有违反《广告法》的风险。2021年4月,有用户在微博发文质疑BOSS直聘的广告语“找工作,我要和老板谈”涉嫌广告欺诈。“Boss直聘不是说直接跟老板谈吗,怎么还是跟人力谈?并表示BOSS直聘做不到就不要打这个广告词。”

BOSS直聘客服则直接回复称,平台对Boss的定义是在企业中所有有资格招人、用人、决定一个人薪资以及工作内容的人,并表明HR也是BOSS的一员。

不过有律师表示,BOSS直聘此举并不能算是欺诈,因为经过实际使用发现,还是有不少企业负责人亲自在平台上招聘,并不全是HR在招聘。

这对于以洗脑广告深入人心的BOSS直聘来说也是一个提醒,品牌营销的利器也随时可能伤害到自己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yd168168.com/182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